您的位置:主页 > 集民生资讯 >西乡隆盛说过「不给儿孙留良田」,所以资产该留给子女吗?

西乡隆盛说过「不给儿孙留良田」,所以资产该留给子女吗?

时间:2020-08-03作者: 分类:西乡隆盛说过「不给儿孙留良田」,所以资产该留给子女吗?

与其担忧未来,不如节衣缩食

前面曾经提到,很多人都担心自己老后的经济问题,大家究竟担心些什幺问题呢?

「我知道只靠年金是活不下去的。现在也还有点积蓄,能拿来填补每个月的亏空,但是存款吃光了,以后要怎幺办?」

「年金制度破产了,以后每个月能领到的年金数目可能会大幅降低。相反的,医疗和长照保险需要自己负担的部分,却因为国家财政赤字,可能会提高很多。一想到这儿,就很担心未来⋯⋯。」类似上述的想法,可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。

但老实说,上述这种忧虑,就算你操透了心,也没办法解决。电视、杂誌等媒体都向正在工作的世代提出警告,各位看了这些节目,也只能暗中忧虑罢了。

据前面提过的《家计调查年报》(平成二十五年)指出,按年龄层分类列出的月间消费支出(二人以上的家户,年龄层指户长的年龄)统计表当中,六十∼六十九岁年龄层每月生活消费大约为日币二十九万两千元。

由这个数字可以看出,只靠夫妻两人的年金,确实无法生活。必须靠存款补足赤字的部分。即使如此,「还是不知能够撑到哪一天⋯⋯」

但是,这项统计数字只是六十代的平均值。而六十多岁的这个世代才刚刚退休,生活水準或许还跟从前上班时一样。

就拿餐费来说,根据前述《家计调查年报》显示,六十代的每月餐费约为日币七万一千元,而从前上班时的五十代则为七万五千元至七万四千元,表示退休后的每月餐费只减了一千元。

事实上,年纪越大,食量越小,跟油腻的肉类比起来,六十代应该更喜欢豆腐之类清爽又不给胃肠负担的食物,从这个角度来看,上述的每月餐费当中肯定包括了滥用的部分。
以此类推,其他支出应该也是相同的状况。

所以说,与其整天担心「只靠年金过不下去」,不如先把从前上班时养成的浪费习惯改一改。顺便再提供各位一项数字,根据上述资料显示,七十岁以上的月间消费支出(二人以上的家户)已降低为日币二十四万一千元。

当然,我并非在此建议各位过一种「极端吝啬的生活」,而只是想提醒大家,应该斟酌手中的收入,尽量「节衣缩食」(小型化)。

为了踏出第一步,首先应该像我在前面提到的,先动手整理自己的资产,确实把握自己手里究竟拥有多少财产。

假设原本拥有好几个银行帐户的话,最好整理一下,缩减为银行一个,邮局一个即可。平时来往的证券公司也缩减为一个。

上了年纪之后,我们无法预测自己何时发生何事。万一自己不能到银行存款、提款,或是自己没法管理帐户时,就必须拜託别人代劳,所以最好事先考虑到这种可能,尽可能把资产关係弄得简单一点。

接下来,请大家把资产做成一览表,把自己手里的活期存款、定期存款、人寿保险,以及其他信託投资或股票等全部计算一下,请注意,不是当初购买时的价格,而是以目前的时价计算。算完才能準确掌握自己老后资金的总额。

股票或信託投资的价格经常变动,所以应该每年重新检验一两次,尽量努力掌握自己资产的最新现状。

按照上述方法,各位掌握自己老后资金的正确全貌之后,只需每天考虑如何在能力範围内度日即可。若能善用智慧与技巧,努力实践「节衣缩食」,每月收支能够保持平衡,心中的不安也就随之消解了。

最后再补充一下,如果各位拥有房产,还有一种叫做「以房养老」的银行融资方式,也就是用自家住宅做担保,去向银行借贷老后资金。大家了解还有这个最后的办法,应该就比较安心了吧。

西乡隆盛说过「不给儿孙留良田」,所以资产该留给子女吗?
谁的「依赖心」较重?——资产该留给子女吗?

据资料显示,日本的个人金融资产总额高达日币一千七百兆元(二○一五年),而其中大约百分之六十以上,也就是超过半数以上,都掌握在六十代高龄者的手里。

不仅如此,更惊人的是,很多日本人去世的时候,都留下了日币两千万元左右的遗产。

但是从统计数字看,高龄者的经济情况并不宽裕,政府负担的年金给付额与医疗费都在逐年增加,也难怪被迫承受重担的年轻世代发出怨言说:「老人既然那幺有钱,年金的给付额再减一点也没关係吧?我们这个年代,从现在起还得养育小孩呢,过不下去的是我们啦。」

事实上,高龄者因为担心老后生活,所以拚命存钱,但是很多高龄者最后也用不完那幺多钱,就离开了人世。

当然,老人留下资产离去,子女应该都会高兴,在现实状况中,目前家庭法院承办的案件中,数目最多的就是争夺遗产。

很多人都以为,争夺遗产是富裕人家才有的事情,跟一般老百姓没关係,但据说,其实很多案例只是争夺一间小屋之类的少额遗产。换句话说,重点不在金额的多少,而是在争谁拿得多谁拿得少。

这种案例不禁让我想起西乡隆盛说过一句话:「不给儿孙留良田。」或许我们该把自己赚来的钱,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花光才对。

大家从前上班的时候,一直採取「儿女第一」的方式花钱,现在退休了,应该把钱花在自己身上,让自己仅剩的人生尽量过得多采多姿。我们当然不该债留子孙,但也不必给子女留下太多钱财。

请大家想一想,自己是否一面抱怨「只靠年金生活,钱不够花」。一面又常塞钱给早已独立的成年子女?或每次看到孙儿,都要送点礼物?

孙儿们年纪还小的时候,只会向你讨些玩具类的小东西,但你如果每次看到他们都给零用钱,他们也就以为那是他们应得的权利,而且会把祖父母想成是「见了面就能予取予求的人」。就算你并非故意,但是祖孙的关係一旦跟钱挂钩,就很难产生真正的爱情。

假设你塞钱给子女或孙儿的同时,心底某个角落感到有些自惭,而且暗自嘀咕:「我可不想惹人厌。」「说不定将来还要靠他们呢。」这种低微讨好的算计,迟早会变成「钱断情亦断」,最终只会剩下一场空。

为了避免遭遇这种悲惨结局,大家最好从头就把钱财视为己物,全都花在自己身上,设法摆脱自己在精神与经济两方面对子女的「依赖心」。


自认「还有赚钱的能力」,心情也会比较笃定

我在前面已经说过,老后的「节衣缩食」是必须的,如果各位觉得只靠年金,生活实在苦不堪言,那只需做好心理準备,生活不够开销的话,自己再去赚钱就行。

但是还想赚到从前上班时的薪水,当然是不可能的。现在不论是年轻人或中高年,都很难找工作,退休人士想要求职更是难上加难。

然而,不工作就活不下去的话,那除了就职也没别的办法。就算薪水少一点,还有年金可做生活基金,所以只要想着自己的身体不错,还能去上班,就应该觉得很高兴了。

大家不必过分执着于履历或面子,即使对方提出的薪水比你预期的低,或是必须听从年轻人指挥,但这就是你现在的条件,只要你能真诚接受这项事实,肯定就能找到工作。

另外还有些人,就算不再工作,生活也没问题,或是能够勉强餬口,但我在此向各位保证:「还是继续工作比较好。」

理由有二:

首先,不论自己年纪多大,继续上班就能让你感觉「自己还有赚钱的能力」。这也是支持你活下去的力量。你跟社会直接联繫,用自己付出的劳力换取工资,这些都能给你带来自信,也能帮你消除不知所终的老后不安。

或许,有些工作条件与环境会让你觉得:「与其做这种工作,还不如在家休息算了。」但就算在时间和劳力方面有所损失,你却能得到更确实的回报,因为上班让你的心中与日常生活,都有了轴心。

第二个理由,上班能让你活得更健康长寿。因为工作时会用到头脑与身体,有助于消解高龄造成的运动不足,而大脑如果平时不用,就很容易衰退,上班对提高大脑活性化也很有帮助。

另一方面,工作产生的压力与责任感,也能让你的大脑保持年轻。根据最近的研究指出,不论人类年纪多老,脑细胞都能继续再生,工作若能有助于减缓老化,应该也能「防止失智」。

当然,也有人会觉得:「我已经工作够了,以后我要玩个够。」每个人的想法不同,有人希望老后过得轻鬆愉快,自然也是很好的。但事实上,整天闲散游蕩的人,玩到最后也会觉得烦腻,或觉得那种日子令人不安,而无心继续享乐。

所以说,生活里的紧张与放鬆都是必要的,也就是所谓的抑扬顿挫吧。为了让自己玩乐的时候能够尽兴,还是趁着健康的时候去工作吧,否则实在也很吃亏吧。

也有些人想不出自己能做些什幺,我建议大家可以考虑去做志工,或到「银髮人才资源中心」去打听一下。

相关书摘 ▶脑中八成以上被工作占据的人,老后会变成什幺样?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老后快适生活术:精神科医师教你75个压力全消的熟龄生活练习》,健行文化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保坂隆
译者:章蓓蕾

根据统计数字显示,与心理压力关係密切的忧郁症患者当中,大约四成患者的年龄都超过六十岁。其实任何人应该都希望每天心情愉快,笑口常开。但是当我们上了年纪之后,生活中总不免遇到许多有关健康、金钱、长期照护、孤独,或家人相处等问题,因而生出不安与压力,心情也无法保持开朗与平静。

如此一来,在这「平均寿命八十岁」的时代,得来不易的长寿人生却过得非常痛苦,长寿带来的喜悦也只得减半。因此,面对老化带来的不安与烦躁,我们必须学会避开,更需懂得妥善对应,这种生活术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。老化是无法阻止的。然而,究竟要「快乐地变老」?或是「痛苦地变老」?却是我们可以自己抉择的。

日本精神科名医保坂隆对如何取悦自己,安度余生,有许多积极的提议。本书分「心境的」、「脑力的」、「人际关係的」、「经济的」及「身体的」,分别用实例和医学常识,鼓励老人积极活出自己。例如:无需过分客套、不累积怨恨、每天都把感动记下来、自己掌握收支,甚至是悠闲品嚐早餐。

此外,最重要的就是发掘「自己想做的事」。这种实践「自己想做的事」而採取的行动,比其他任何方法都更能有效地避免老化。行动的真实意义,更是要一直保持自己内在的光辉,摆脱烦躁与压力,开心地度过每一天。

西乡隆盛说过「不给儿孙留良田」,所以资产该留给子女吗?

相关阅读:

随机推荐

热点聚集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