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A易生活 >[F1专栏] 付费车手忧思录

[F1专栏] 付费车手忧思录

时间:2020-06-09作者: 分类:[F1专栏] 付费车手忧思录

F1付费车手 (pay drivers) 的地位是脆弱的,一旦赞助商的资金出现问题,他们的F1入场券可能立刻不保。Spyker车队的荷兰车手Christijan Albers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由于他的主要赞助商无法及时向车队付款,致使他立刻遭到车队无情解雇,连比利时试车都没能参加就在本月10日黯然离开了车队。

[F1专栏] 付费车手忧思录Christijan Albers因为赞助商资金不到位而英雄气短。
虽然今年F1车队的竞争实力已越来越接近,但赛道内二、三军 (4强以外) 的队伍在争取赞助商时仍倍感艰辛 (多数赞助商偏好成绩领先队伍) ,这些车队对于付费车手的倚赖程度并没有减轻。Spyker车队为钱解雇Albers并不令人惊讶,该队自赛季开始就在财务困境中挣扎,马来西亚冬季测试期间该队就因没钱而不得不放弃,5月份又传出车队母集团—荷兰超跑车厂Spyker为申请贷款不得不抵押品牌权利的消息,Spyker车厂董事会成员甚至因此反目,在荷兰交易所挂牌的股价也从今年3月的18欧元一路下滑至目前的不到6欧元!赞助商的资金是否能及时到位决定车队能否继续参赛,资金链一旦跟不上,Spyker车队可能会迅速破产。

Albers的例子再次说明了F1赛道内特殊的一面:他与Narain Karthikeyan及Christian Klien有什幺共通点?答案是他们都是携带大量赞助金给F1车队以获得参赛机会的付费车手。付费车手可说是F1的特色,在篮球与足球场上、球员以金钱换取出场机会的例子并不多。想像过一名足球员口袋裏装着500万英镑走到洛杉矶银河俱乐部门口,要求俱乐部主席Lalas让自己取代David Beckham的景象吗?这位足球员的成功机率恐怕不高,但是在F1赛场上却屡见不鲜!然而选择以此「付费车手」进入F1赛坛的失败机率是90%,要如何才能成功?我们来看看Niki Lauda的例子,顺便序述有「历史上最糟糕的付费车手」之称的Ricardo Rosset的奇闻轶事。

[F1专栏] 付费车手忧思录Niki Lauda拥有「史上最佳付费车手」的称号。
1971年有一位奥地利年轻车手将家中的房地产抵押以换取替March车队出赛的机会。当初没有人看好这位奥地利小子,连比赛工程师Max Mosley (现任FIA主席) 也对他的意见充耳不闻。1972年底March车队决定放弃他,幸好这位奥地利车手来年 (1973年) 又找到了在BRM车队的比赛机会 (每站比赛前支付出赛费用) 。该季15站比赛中、这位奥地利小子有4次从前10名出发!他的成绩引起了Enzo Ferrari的注意、并将他延揽入Ferrari车队,两年后 (1975年) 这位奥地利车手竟成为世界冠军。他就是拥有3届F1世界冠军奖盃的Niki Lauda,也拥有「史上最佳付费车手」的称号。

至于历史上最糟的付费车手,可能就是巴西籍的Ricardo Rosset。这位巴西车手因为父母经营的成衣业帝国而获得参加F1比赛所需的资金。除了身边总是不乏美女之外,他令F1记者印象最深刻的当属1998年Monaco站GP大赛:Rosset在练习时段与Jacques Villeneuve撞车后表示「Villeneuve或许是世界冠军,但他绝对没有自己想像的这幺好」。隔天的排位赛Rosset又在过程中发生打滑,他却天真的想要碰撞旁边的轮胎墙来修正路线、最后是整辆赛车冲进轮胎墙中动弹不得。这个举动让Tyrell车队技师气疯了,他们决定把Rosset的速克达上的名牌字母前后对调 (从Rosset改成Tosser、意指「浑球」) 来嘲讽这位巴西人。

从Albers、Lauda和Rosset的例子可以看出,金钱不是万能的,它可以为你换来F1车手的席位但不担保你坐得稳;不过要是没有钱,你连入场券都没有!有太多太多含泪退出F1的车手只因为没有厂商愿意赞助他。「Paying Seat」 (指付费而得到F1的座位) 绝对是一件不合理的事,却永远会存在于F1车坛中。

不要忘了,即便是德国车王Michael Schumacher的F1生涯处女秀:1991年代表Jordan车队参加比利时站GP大赛也是因为有Mercedes车厂替他支付10万英镑的出场费 (安排以糖果公司Tic-Tac的名义出资) 才能成真。真实世界就是这幺现实、残酷;所以车手们除了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技术之外,与厂商、媒体的关係及人气的培养也都是需要经营的。

[F1专栏] 付费车手忧思录德国车王Michael Schumacher的F1生涯处女秀也有Mercedes车厂替他支付10万英镑的出场费。
结束之前将话题转回欧洲站代表Spyker车队出赛的Markus Winkelhock,这位27岁的德国车手出身赛车世家 (父亲Manfred Winkelhock与哥哥Joachim Winkelhock都参加过F1比赛) ,但欧洲站可能是Winkelhock唯一坐入F1赛车的机会,这很大是因为他的德国籍身份 (据传Winkelhock也没有带来赞助金) 。目前仍以奥地利车手Christian Klien与Narain Karthikeyan代表Spyker车队参加本季剩下比赛的希望最大,不过车队经理Kolles也没把话说死:倘若手Christijan Albers恢复「缴款」,这个位置依旧是他的。

相关阅读:

随机推荐

热点聚集

最新文章